第1150章 传送到龙的身边!?

就在整个大陆都在为远古战场筹备之时。

这一日,本是盘膝打坐的叶轩,突然感觉到灵魂一阵悸动。

他纳戒中倏地传出一阵诡异的动荡。

下一刻,一枚令牌从纳戒中飞出,爆散出一片耀目的光芒。

“砰!”

这些光芒,将整个密室照得瞬间明亮起来。

叶轩心神猛地一震,陡然睁开双眼,看向令牌,只见令牌散发的光芒中,赫然有着密密麻麻的一种极其古老的文字!

这些古老文字如一条条蚯蚓在蠕动着,不断释放着明黄色光芒,传来一股古朴蛮荒的气息,这种蚯蚓体古文,像是古时期的生灵最先创造的字体,给人一种神秘洒脱,遵循自然之道,古朴大气的感觉。

看着文字,叶轩就生出一种置身在远古时代,正在荒山大泽中孤独前行的错觉。

也就在此刻,整个大陆都在发生着如同叶轩这等的异变。

许多武者储物器具中的远古战场令牌飞出,释放光芒古文。

而这些古文如雪花般落向这些领牌持有着,直接没入他们身体。

也在此时,叶轩身子一僵,双眸显出一丝迷茫。

……

‘轰!’

在这一刻,天武大陆上无论是凡人,还是武修,全部抬起了头。

在他们眼中,天穹之上,一下子变的梦幻起来,隐约中,他们好似看到那天穹之上,有着另一个辽阔无尽的大地。

在那似幻的大地上,有无数插入九天云霄的巨峰,如一柄柄捅进苍穹心脏的巨剑。

数千丈高的庞大古树,如幕帐般遮掩着一片片天,古老凶险的森林中,许多不知名的远古巨兽嗷嗷嚎叫着,如移动着的山峰,如扭动着的长河,在其中游荡厮杀。

无垠海洋中,一座座如大陆般的海岛,偶尔会动上一动,仔细去看,乃是某种巨兽浮出海面,在吞吐着曰月精华。

一把巨大之极的宝剑斜插在大地上,好似擎天之柱……

一幕幕画面,出现在无尽的天穹之中,放目看去,震撼欲绝。

“咻!”一道流光从卧龙岛内冲天而起,直奔那苍穹而去,其内正是叶轩。

不仅是他,此时整个北域、整个灵域,整个天武大陆持有令牌者,都被令牌之光包裹着,向着那苍穹内的迷漫大陆而去!

卧龙岛上,玄月众女目光叶轩冲天而去,目露担忧、凝重。

叶炎身穿一袭红袍,整个人站在山尖之顶,遥望天穹,眼中露出一丝感慨。

石水等石家众人,为叶轩一阵叫好。

“叶少,一路横扫战场!”石水大叫。

叶战等叶家族人目送叶轩离去,许多叶家族人感叹,当年被视为废材的叶轩,现在的成就已经是他们遥望不可及。

千璃身在囚牢之内,怨恨的喊叫:“叶轩,我诅咒你死在远古战场之内!”

……

天空中,一道道如流星的流光冲天而起,叶轩所在的流光之内,此时,他的双目已经再次恢复清明。

刚刚那股蛮荒的气息真是厉害,让他心神都出现了一丝短暂的迷茫。

叶轩身在流光内,擦了把脸上的冷汗,陡然神情一动,由于不断的向苍穹飞上,他发现了一道流光身影。

那是一个气息冰冷的妇人。

“幽族魔母!”叶轩神情变得冷俊,瞬间认出了对方。

此时,在天空的另一边,冰冷妇人也看着叶轩,忽然面露一抹冷笑,便抬首望向苍穹,不再理会叶轩。

“区区一个大圣境也敢进入远古战场,真是找死!”幽族魔母讥讽喃喃一句。

她当初也被传送到了南州,随后夺舍了一位女武帝的肉身,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,现在她的战力虽不比巅峰,但若是再碰上神族那两个老者,她有信心一战,而不落下风。如叶轩这等的,她可以轻易随手捏死。

“北域之王,南海大帝,真是可笑,卑微的蝼蚁。”幽族魔母没有攻击叶轩,在她看来,叶轩进入远古战场必死无疑,懒得出手。

见到幽族魔母没有再关注自己,叶轩轻吐了口气,心里微松。

但依旧保持着警惕,他能感觉出,现在的幽族之母,比当初封印之地要强得很多。

‘轰!’也不知多久,叶轩陡然撞在那境象的大陆边缘。

他身体猛地一紧。感到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股无可想象的磅礴之力作用在了他的身上,让其根本无法动弹分毫,而且精神力似乎也被紧紧的困在了神府海中。

而这股力量之浩然庞大,比他经历过的任何一次秘境传送都要庞大,即便是修罗炼狱,在这股力量面前似乎也有一种渺小之感。

“轰隆隆”一声,一阵的拉扯传送。

叶轩瞬间变得浑浑噩噩,如化为一缕幽魂穿梭向了远古时期。

这一次的传送,实在是长,足足经历了半天的时间,让叶轩有种经历了无数岁月,返回远古之感。

与此同时,幽族魔母也在经历传送之中。

不止是叶轩与她,还有天武大陆的许多武修、天骄、强者。

甚至是其他星空大陆的存在,也在传送!

……

半个时辰后。

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

这便是叶轩传送进‘远古战场’后第一眼看到的景象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。”叶轩甩了甩因为传送,有些发挥的头。

从纳戒中摸出一颗‘日光石’,拿在了手中。

蓦地,一道朦朦的白光从手中的‘日光石’上亮起,‘日光石’所散发的光线虽然并不强,但是却足以照亮周围的环境。

叶轩打量了一眼四周,却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山洞内,这个山洞大约五、六十丈立方的样子,洞内很是干燥,洞壁上凹凸不平,甚至还有不少裂缝,显然完全是由天然形成,并沒有发现任何人类开凿的痕迹。

在山洞一侧赫然有着一个黑黝黝的,可容一人通行的洞口。

叶轩微微皱眉,随即身形一闪,消失在了前方的洞口里。

叶轩在洞**,谨慎的前行,当半柱香后,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來,叶轩赫然霍然眼前一亮,看到了山洞外面的景象。

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碧绿的山谷。

虚空中充斥着浓郁的天地灵气,叶轩微微惊叹,道:“这远古战场的天地灵气竟如此的夸张,难怪远古之时,武者的修为要远远高于近代。”

“嗷~~”叶轩正待探出头去向四周打量,却听一声威严无比的低吼在远处响起。

“嗯!?”叶轩心中猛地一颤,浑身不由自主地战栗起來,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感将他紧紧包裹,如山如岳的威压令他无法移动分毫。

这种感觉只有在他面对圣王境巅峰的强者时候才能体会到……

哦,不,

即使是面对圣王境巅峰时,感觉也远沒有这次來得强烈,这是一种从心灵深处发出的战栗,是一种下位者对上位者,低等种族对高等种族自然而然所产生的畏惧。

而那威压却是实实在在,真真切切!

叶轩虽然无法动弹,眼睛却沒闲着,外面的一切已然尽收眼底。

这是一座占地极广的山谷,自己所处的地方正是构成山谷的一座高山的山腰处,在山谷的中央地带有一个非常平坦的区域,在那里躺着一只庞大无比的丑陋生物,好似正在酣睡。

刚才那声低吼应该是从这只生物的口中发出,看來,只不过是它在睡梦中发出的一声梦呓。

它的身躯呈深红色,头生独角,口中布满森森的獠牙,背生两只巨大的蝠翼,三角形的蝎尾时而在地上弹动几下,将坚硬的地面划出一道道深痕。

它的睡姿很是不堪,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,连下腹处硕大的不雅之物也毫无顾忌地袒露在了外面。

“是……是一条应龙,,,,。”叶轩咕嘟一声,深吸了口凉气。

乖乖,他曾经虽然也看过龙,但那些不是蛟莽所进化,就是只继承了一丝龙血的杂种。

而这,可真是一条活活的古龙。

虽然只是应龙,但叶轩也知道,凭自己的能力,绝对不是一头巨龙的对手,对方睡觉时发出的一声梦呓所带來的威压就令自己如此不堪,如果当它醒來,只怕动动脚指头,自己就已经尸骨无存。

好在,它正在睡觉,并沒有发现自己的存在。

过了好一会儿,那股莫名的威压才渐渐减弱,慢慢散去,叶轩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然能够活动,赶紧悄悄向后退了一段距离,心中暗道,“此时不走,更带何时。”

“传送。”

一个光影传送阵陡然出现在了叶轩身下,叶轩就要传送离开。

“嗷~~!“

一声嘹亮的龙吟从外面骤然响起,光影传送阵剧烈地抖颤了几下,随即轰然崩碎。

叶轩骇然回头,向身后看去,一只硕大的龙眼赫然出现在了山洞外面,眼中发出轻蔑而又森冷的寒光。

叶轩心中发出一声无奈的呻吟,是不是自己这些年坑的人太多,运气竟怎么如此之差。

明明睡得很死享受阳光浴的应龙,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醒了!

“该死,竟随机给我传送到了龙窝中!?”

喜欢太古吞噬诀请大家收藏:()太古吞噬诀新更新速度最快。